[影評] 厲陰宅2 The Conjuring 2

71

娛樂性☆☆☆☆  藝術性☆☆☆



1977年,一個英國的單親家庭深受住家的靈異事件所擾,而在美國,華倫夫婦的通靈事蹟仍備受質疑,兩個家庭面對更加強大的惡魔,命運即將產生無可挽回的交織。


 

馬來西亞華裔導演溫子仁,憑著學生時期創作《奪魂鋸》一戰成名,歷經《歡迎光臨死亡小鎮》、《陰兒房》等作品的洗鍊,2013年一部《厲陰宅》開創當代恐怖片全新領域,讓他獲得「新一代恐怖之王」的美譽,接著《玩命關頭7》的15億美金票房使他晉身票房大導行列,這次重新回到自己擅長的恐怖片領域,《厲陰宅2》當然備受期待,而溫子仁也再一次證明,自己絕對是當代影壇數一數二的優秀恐怖大師。



conjuring-2-review-1170x780

《厲陰宅2》的優異,在於溫子仁導演向來出色的調度功力,無論是《奪魂鋸》密閉的公廁、《陰兒房》穿梭於陰陽兩界、《厲陰宅》精簡利用鬼屋的各個角落、《玩命關頭7》結局那場突破平面的立體高度飛車,溫子仁導演有著極佳的空間感,他的細膩雕琢與精準到位,使得他能充分利用所有的影像元素,緊緊抓住觀眾,製造驚奇不已的觀影體驗。《厲陰宅2》電影開始沒多久,我們來到英國恩菲爾德事件的發生地,鏡頭從街景開始穿入窗戶,進入臥房,跟著女孩的腳步到達其他房間,再換成男童的腳步,一個直搖就到了樓下,隨後又跟著母親到樓上,再回到女孩們的臥房,鏡頭拉近,聚焦於玩著碟仙轉盤的女孩珍妮,一氣呵成的長鏡頭,將故事舞台的空間架構流暢且完整地介紹給觀眾,《厲陰宅2》這回網羅與導演羅勃辛密克斯一路從《阿甘正傳》合作至《機密真相》長達20數載的攝影師 Don Burgess,精準的鏡位安排、構圖、運鏡,搭配溫子仁的空間長才,《厲陰宅2》確實有出色的視覺運用。


相較於《厲陰宅》的無形恐懼,將事物隱藏,留給觀眾獨自想像的空間 (誰也無法忘記黑暗中竄出的拍手),《厲陰宅2》的恐懼偏向有形的恐懼。在視覺的處理上,電影使用大量的手持攝影,溫子仁的鏡位選擇相當具巧思,他鮮少使用跳躍式的剪輯,能在一顆鏡頭呈現的事物,就是要在一顆鏡頭內呈現,恐懼的不間斷以及氣氛的凝聚感,在電影中我們看到多顆鏡頭使用zoom-in接著zoom-out的手法,精確告訴觀眾景框內的重點,使得《厲陰宅2》看似穩重卻暗藏風湧。這種與當代絕大多數恐怖片相悖的製作原理,凸顯出溫子仁導演獨鍾的古典恐怖片風格。


 

除了運鏡取位,《厲陰宅2》大量的淺景深,則是另一種巧思手段,宛如復刻《厲陰宅》的無形恐懼,但這回溫子仁將無形之物以有形方式呈現,一場華倫夫婦與厲鬼的對話中,鏡頭將焦距放在畫面左側的艾迪華倫,失焦的鏡頭右側是著魔的女孩,我們看著艾迪華倫與厲鬼對話,隱約之中卻又看到失焦之處女孩的身形產生變化。又或是男孩半夜起床喝水,經過客廳時,昏暗燈光中看到沙發上的黑影。結局更是將淺景深的功率調製最大功倍,厲鬼作惡在艾迪華倫的眼睛噴出熱氣,半瞎之中,攝影機以主觀鏡頭詮釋艾迪華倫的視角,模糊的視野使得房屋的一切更加充滿不安。



Who-Plays-Nun-Conjuring-2

《厲陰宅2》還有許多出色的視覺設計,都讓恐懼加倍放大,一段羅琳華倫在夢中與惡靈對話的戲碼,以修女的形象作為惡靈極富宗教符號,羅琳華倫步入書房,窗外透入幾道陽光,但陽光之外的陰影處,一張修女畫像給人巨大的壓迫感,那是畫像抑或是惡靈形體,我們緊緊被溫子仁導演以懸疑性抓住情緒,正當我們確認那是畫像,鬆一口氣時,窗戶突然緊閉,環境再度陷入闇黑,此時鏡頭再一次對向修女圖像,即便先前已讓我們得知是畫像,但我們此刻更加無法確定了。在殘微陽光照耀,牆上多出一個扭曲長影,呈現一個修女的剪影,影子緩慢步向畫像,儘管我們都明瞭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但看到影子與畫像重疊的那一剎那,仍是感到不寒而慄,一雙蒼白的手抓住畫框,修女惡靈衝出畫像,宛如是向《七夜怪談》貞子爬出電視機,那顆打破景框的毛骨悚然致敬。其他如在房間中,十字架順時鐘順序一一被倒轉,到最後暗處竄出惡鬼之手,或是寵物狗變形成歪頭男的畫面,都富有溫子仁導演與眾不同的創意手痕。


 

而聲音的處理之上,《厲陰宅2》也是下足了功夫,聲音工程的設計彰顯出溫子仁導演熟稔恐怖類型的絕活把戲,這次雖然沒有第一集嚇壞人的拍手或是音樂盒,但寵物狗的鈴鐺、歪頭男的跑馬燈轉動、突然放大的敲門重擊、腳步沉重踩在木板上的嘎機聲、消防車啟動的唐突、細碎的咒怨耳語,都是《厲陰宅2》中相當有效果的聲線設計效果。


 

以為《厲陰宅》那段異地救援的戲碼已經夠刺激了嗎,《厲陰宅2》更加重視敘事,當代鮮少有恐怖片的故事能如《厲陰宅》這系列鋪排得如此有章法。華倫夫婦這回面對的不只是來自陰間的厲鬼,還有人們對於未知事物的不解與恐懼,無論是在電視上指責華倫夫婦為騙子的教授,或是隨行的心理學家,或是至今仍有許多人懷疑恩菲爾德事件的真實性。人們面對未知領域產生的排斥心理,使得有通靈體質的羅琳華倫從小遭到排擠,直到她遇見相信她的艾迪華倫,兩人在旁人眼中都是怪胎,但合起來卻能守護無數遭厲鬼糾纏的良善靈魂,與第一集那句「神讓我們結合必有原因」遙相呼應,但當她預知到艾迪華倫即將喪命時,她拚了命想阻止,一方面是不想失去摯愛,一方面是她不能失去這個唯一了解她的人,要是她再次孤單一人,她就無法在這世界的異樣眼光之下獲得溫暖安慰。



con2-fp-010

因為彼此守護,使得華倫夫婦願意提供除靈之外的其他鼓舞,他們告訴同樣怪異的珍妮,不要害怕這世界的排擠,因為總有一天妳也會遇到一個了解妳的人,他們還告訴珍妮兄弟姊妹們要互相扶持,一同面對外在困難。《厲陰宅2》對於家庭的描繪更勝《厲陰宅》,家人之間不願失去彼此、互相扶持,只要相信彼此,就不要畏懼惡靈的糾纏,一起面對世人的怪異眼光。更多時候,電影更加聚焦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在肅殺氛圍中增添溫柔的人性,那個伴隨華倫夫婦的超自然學研究者,向羅琳華倫說自己因為女兒車禍喪命,希望能與女兒亡靈建立溝通,而電影沒有告訴我們的是,真實事件中,那個女兒也叫做珍妮。


 

在溫子仁導演的出色調度下,《厲陰宅2》成就一場又一場的好戲,結局的雙鬼線索讓人出乎意料,最後的對決收尾雖然略顯倉促,但已瑕不掩瑜《厲陰宅2》的優異成績。在第一集之後,《厲陰宅2》再次創下當代恐怖片的高標水準,溫子仁大膽地挑戰經典,卻也不忘向他深愛的經典致敬,珍妮躲在棉被下顫抖的大特寫讓人想起《厄夜叢林》,身體的扭曲與發黃眼睛讓人想起《大法師》,電影多顆鏡頭讓人與《鬼店》、《天魔》等經典鬼片產生聯想。溫子仁無疑是公認的恐怖大師,他的作品喚起老派鬼片的靈魂,將其加入現代視野之中,他相信觀眾的理解能力,給予觀眾自由,將想像空間完全釋放給觀眾,一個知悉類型翻轉的大師應當有如此的創作氣度。


發行:Warner Bros.、New Line Cinema
製作:New Line Cinema、Safran Company、Atomic Monster、Evergreen Media Group、RatPac-Dune Entertainment
導演:James Wen
編劇:Carey HayesChad HayesJames WenDavid Johnson
製片:Rob CowanPeter SafranJames Wen
攝影:Don Burgess
美術設計:Julie Berghoff
服裝設計:Kristin M. Burke
剪輯:Kirk M. Morri
配樂:Joseph Bishara
選角經理:Anne McCarthyKellie RoyRose Wicksteed
片長:134分鐘
上映日期:2016年 6月 8日 (台灣)



廣告

對「[影評] 厲陰宅2 The Conjuring 2」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