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 夜行動物 Nocturnal Animals

76

娛樂性☆☆☆  藝術性☆☆☆☆☆



 

經營藝廊的蘇珊,收到 19年未聯絡的前夫愛德華寄來的小說試讀本,閱讀的過程中,蘇珊想起過去與愛德華的相處時光,與小說情節逐漸呼應,交織出虛實難辨的奇幻歷程。


  

一位朋友初聞《夜行動物》導演名叫 Tom Ford,以為只是與時裝品牌同名巧合,時尚才子 Tom Ford的多才多藝眾所皆知,他讓瀕臨破產的 Gucci起死回生,還讓自己的名字成為一個名牌。早在 2009年,他的導演處女作《摯愛無盡》一鳴驚人,旋即入圍威尼斯影展,今年帶來的第二部作品《夜行動物》直接獲頒威尼斯評審團大獎,獨自一人身兼導演、編劇、製片,證明其全方位才能的才氣實力。


  

NOCTURNAL ANIMALS


  

《夜行動物》的第一段情節,四位衣不蔽體的肥胖老女人,身上只有簡單的高帽與領巾,在大紅色的布景前,宛如啦啦隊成員舞動著身軀,鏡頭在高速攝影的慢動作拍攝下,她們身上鬆垮的肌肉、充滿皺褶的皮層,可以說 Tom Ford這位頂尖時尚大師,對於肉體穠纖合度的偏執,使得這幕顯得相當衝擊,然而她們的臉上掛著毫無負擔的笑容,全心全意投入在這場詭異的舞蹈秀。鏡頭拉遠,原來這只是顯示在液晶螢幕上的成像,場景在一間奢華藝廊,中央是這四位女人本尊臥躺在白色平台供人欣賞,宛如刀俎上的肉塊,人們對於肉體的剝削意象不言而喻。螢幕上虛擬的光鮮亮麗,與螢幕外的醜陋產生極大落差,《夜行動物》的開頭為觀眾建構起故事核心的主軸,同時呼應著蘇珊奢靡豪華生活之下,心理與私生活的破碎不堪。


  

《夜行動物》改編自 1993年的小說《東尼與蘇珊》,片名《夜行動物》來自於原著中愛德華所寫的小說書名,後設性十足的電影節奏,使得《夜行動物》成為一部關於「觀影」的電影,詮釋生活與藝術之間的複雜關係,充斥著愛情與復仇的交錯情緒,真實世界的人物幻化成虛構世界中的角色。就像大衛林區加上希區考克,《夜行動物》融入虛幻、藝術、創造、權力、驚悚、復仇、愛恨情仇,蘇珊與她的丈夫居住於洛杉磯的山丘別墅,線條冷硬的建築佈局、形式複雜的裝潢結構、還有一尊 Jeff Koons的知名氣球狗裝置在外頭,洛杉磯的夜景從畫面上看起來彷彿是閃爍光芒的地毯。


  

nocturnal-animals-2


  

「親愛的,要記得這圈子所受的的傷害絕對比外頭還輕」


  

蘇珊收到愛德華的書稿,無意之間割傷自己的手指,家庭的經濟拮据、丈夫在外有一腿、對於生活的力不從心。只是當她翻開小說開始閱讀,電影開始切割起敘事美學,小說內容與生活經歷猶如鏡子般,遙相映照,當下生活、小說情節、過往回憶,三條故事支線互相交錯,逐一拼湊起蘇珊的情感藍圖。《夜行動物》另一層說著藝術產品與生活的緊密矛盾與互相依賴,無論是文學、音樂、電影都罷,藝術創意靈感多半來自於對現實的反映、觀察、甚至是抒發,要是蘇珊沒有在愛情上背叛愛德華,愛德華就無法寫出小說以獻給蘇珊。


  

而閱讀愛德華的小說,也得以讓蘇珊暫時放下繁瑣,逃避生活困苦,從電話中間接預示丈夫在外偷吃,她在深夜翻開小說,一頭栽入愛德華文字中的西部荒野,小說的主角叫東尼,他帶著他的妻子、女兒要外出度假,隨著小說情節愈加升高,蘇珊對於角色的情感愈加投入,她會關心起角色的境遇,甚至會呼吸起伏、淚流滿面。蘇珊對於角色的投入,在《夜行動物》的視覺影像上意象鮮活,除了傑克葛倫霍一人分飾兩角、艾拉費雪飾演妻子 (這選角實在是神來一筆),攝影機的角度與構圖多少呼應著現實與虛構的空間。


 

461907pa


  

兩位妻子 (艾美亞當絲、艾莎費雪) 對直直照向眼睛瞳孔的強光感到不適,前者是對於家門反射車燈的遮掩,後者是對惡人手電筒的掩護,兩種情境下,同樣呼應著家庭即將崩解的危機邊緣。一幕東尼目睹妻女的屍體陳放在鮮紅沙發上,裸體的背影、一隻玉手環繞纖腰,下段蘇珊打電話給女兒,更與男友做完愛的女兒以同樣姿態現身銀幕,導演 Tom Ford的視覺策略與對照,設計得相當寫意。


  

片中蘇珊更藉由欣賞三件藝術裝置,從中透露出現實與虛構的緊密呼應,一頭箭穿滿身的蠻牛、一張宛若油漆未乾寫著大大「復仇」的壁畫、一幅男人被槍指著毫無躲藏的繪畫,對照蘇珊閱讀的小說段落,丈夫東尼深陷困境的慘狀,故事情節與藝術品之間相互影響的安排,《夜行動物》背後的意涵與企圖,刻意到就像怕觀眾無法察覺。


  

14125775_1207397249322548_1440618781735553983_o


  

為何人們會對創作產生連結?是因為共同的人生經歷,還是創作者渲染人心的功力逼人?是人心影響創作,抑或是創作影響人心?創作歷程豐沛的 Tom Ford,藉由《夜行動物》囊括他的藝術氣息,人們進入戲院,在漆黑不見五指的環境中,大銀幕上的投影光成為人們的投射對象,銀幕光影逐漸吞噬人心,成為人們視野中的現實。早在數千年前,柏拉圖的洞穴理論就已暗示,洞穴的囚徒以為洞窟的黑影是外頭現實,只聞其影不聞其實,電影發明一百多年來完整承襲著洞穴論的核心價值,從此電影世界即是真實世界,戲院成為社會的集體意識,光影成為人心慾望的無限延伸。蘇珊會對於小說情解無法自拔,或許不光是愛德華的文筆動人,更大的部分恐怕是對於情節的深度投射,正如我們觀眾看著通俗劇總是直呼動人的心理狀態。


  

真實世界與虛構情境的連結,即成為愛德華復仇大計的主謀,小說情節愈是暴力殘酷,蘇珊的生活愈是殘破不堪,因而更加思念起當年與愛德華的相處時光,蘇珊擦去嘴唇上鮮豔的口紅,重新當起愛德華心愛的樸實女孩,怎料卻換得愛德華的終極復仇。Tom Ford藉由三層故事支線的交織,為每一條支線都設計出獨特、與眾不同的寫實與質感,添增多元的層次與意境,證明他不只是講究形式風格的美學鬼才,更是刀法精明的敘事者。


  

7df6b8e30db3d4bb_50805_aa_4609_v21469224890


  

觀賞 Tom Ford的電影,絕對可預期他對於視覺的要求與調度,攝影師 Seamus McGarvey與美術設計 Shane Valentino共同打造出一個美艷的洛杉磯舞台,城市的空景現代主義的疏離感十足,洛杉磯彷若是都市叢林,日落大道的棕梠樹乘載著漫無目的的虛無縹緲,被撒旦所擁抱著。小說中荒蕪的德州西部,但即便是西部荒沙,《夜行動物》的成像彷彿讓沙漠變成時尚雜誌的拍攝地點,狂野卻又不失優雅。不誇張的說,這種視覺圖像只有在王家衛,或是阿莫多瓦的電影才能看到如此濃烈的影像符號。


  

飾演蘇珊的艾美亞當絲,今年簡直是收穫滿滿,除了在丹尼斯維勒佛的新作《Arrival》演出大受好評,《夜行動物》中她完美詮釋出蘇珊複雜的情緒反應,尤其是最後一幕,愛德華的復仇成功圓滿,艾美亞當絲光是眼神的動搖,罪惡感重重一擊的處境,演得活靈活現。《夜行動物》不是一個關於贖罪的故事,而是一名女性藉由藝術創作,深度挖掘自身內心的罪過與陰暗,導演 Tom Ford的驚人調度將故事舞台打造得宛若時尚伸展台,而艾美亞當絲即是這場年度大秀中最驚豔的一朵鮮花。


  

發行:Focus Features
製作:Fade to Black Productions、Focus Features、Universal Pictures
導演:Tom Ford
編劇:Tom Ford
製片:Tom FordRobert Salerno
攝影:Seamus McGarvey
美術設計:Shane Valentino
服裝設計:Arianne Phillips
剪輯:Joan Sobel
配樂:Abel Korzeniowski
選角經理:Francine Maisler
片長:116分鐘
上映日期:2016年 12月 2日 (台灣)


 

廣告

對「[影評]​ 夜行動物 Nocturnal Animals」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