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 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 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

85

娛樂性☆☆☆☆☆  藝術性☆☆☆☆


 

邪惡壟罩銀河系的帝國,即將完工一個威力強大的死星武器,舉時反抗勢力將潰不成軍,長期流浪星河的俠盜琴厄索,與一群生力軍集結,執行盜取死星設計圖的艱困任務。


 

《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故事背景設定在 1977年上映《星際大戰:曙光乍現》的前傳故事,一一解釋了為何反抗軍會有死星設計圖,為何設計精良的死星會有一個致命的缺陷,除了補齊原傳故事的拼圖,更重要的是,《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為觀眾帶來前所未見的星戰宇宙。


 

英國導演葛瑞斯愛德華,2010年以小成本獨立處女作《異獸禁區》驚艷影壇,旋即被好萊塢招攬執導 2014年的新版《哥吉拉》,票房口碑雙贏,今年又接下備受注目的《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至今僅三部長片作品,皆獲得高度讚譽,儼然是當代影壇最火熱的新生代導演。觀賞《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的幕後紀實影片,導演葛瑞斯愛德華說了一句:「我感受到很大的壓力,我執導的是我人生最愛的電影系列。但要是你太尊重原系列,導致你不敢顛覆、不敢做點什麼不同的,你又怎麼能呈現新東西呢」,這句註解多少凸顯導演葛瑞斯愛德華的創作態度,《哥吉拉》至今仍是近幾年我看過最大膽的商業鉅片,面對這隻影史傳奇巨獸,《哥吉拉》顛覆的處理方式,或多或少延續到他執導《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的作風。


 

rogueone_ta-3


 

即便上映前傳出與迪士尼鬧翻、重拍、重新剪接等負面新聞 (傳聞迪士尼不喜愛電影過度寫實的戰爭風格),就結果來看,《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依然是部新鮮氣息濃郁的星戰電影,即便直線式的敘事步調、衝擊感的視覺設計,《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仍舊充滿著電影藝術的美艷與驚悚,而非出來賺觀眾一筆的無腦爽片。


 

作為迪士尼收購盧卡斯影業後的新星戰電影系列,《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難免不與去年 J.J.亞伯拉罕重振雄風的《星際大戰:原力覺醒》做比較,相較於 J.J.亞伯拉罕狂熱粉絲似的重現星戰宇宙的滿滿懷舊情節,讓人彷彿都能重新呼吸到 1977年的氣息,葛瑞斯愛德華的《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顯得大膽許多,高速的節奏且層次豐富,除了正字標記的炫目空戰,這回更多的是宛如二戰電影般的地面戰爭,科幻與寫實的完美結合,無非是《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最讓人難以忽視的全新里程碑。


 

rogue-one-official-trailer-2-still-darth-vader-featured


 

還有無計其數絕對會讓星戰迷驚聲尖叫的畫面,絕對也會讓初看星戰電影的新生影迷著迷不已。《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的死星測試,比先前任何一部電影來得更加暴力震撼,我們看到的不只是星球遭到毀滅,而是看到綠色的死星光束在裝置內緩緩生成出波紋,遭受毀滅的星球地表隆起,宛若核爆,揚起的地殼碎片就像是海嘯般襲擊而來。最後一段高潮決戰,海灘與叢林之間的戰火,反抗軍們在 AT-ACT的腳下奔走求生,所有的鏡頭都是前幾部星戰電影從未目睹的奇觀,即便如此,觀眾絕對知道自己就身在星戰宇宙之中。當其中一台毀滅者戰艦失去動力,反抗軍利用自殺攻擊衝撞,將其與另一台毀滅者戰艦相互撞擊,無重力的太空中,死白的零件四散,與暗黑的無垠宇宙形成絕美的對比美感。


 

更不要說,全球星戰迷有生之年再次等到的黑武士傳奇再現,況且是由 James Earl Jones回歸配音,黑武士只出現短短幾次,卻成為今年電影最不可抹滅的影像,一次是在空橋上,鐵門緩緩上升,逆光中黑武士的影子長長地被映上莫大的空間中,熟悉的身影從煙霧中逐漸逼近;另一次是接近結尾,黑暗中傳來陣陣呼氣聲,望向永無止盡的黑暗角落,正當呼吸聲息逐漸趨緩,紅色光劍慢速生出,映照出黑武士的身形,這種懸疑感爆表的出場方式,就像是前年《哥吉拉》最後煙霧瀰漫中,哥吉拉尾巴的藍光節節上升至嘴巴,葛瑞德愛德華從處女座《異獸禁區》就展現的懸疑出場方式,讓《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中黑武士迅速奪下所有觀眾的目光與熱情。


 

null


 

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不僅如此,《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要說是整個系列最黑暗的電影也不為過,電影不再是遵循星戰傳統反抗軍帝國的正邪二元,這回帝國裡光是權力鬥爭就殺得腥風血雨,就連反抗軍也蒙上一層陰暗面,隊員之間互相不信任,任務中還會有秘密暗殺行動,當一群自願軍說出「我們過去曾以反抗軍名義做出許多糟糕的事」,或許反抗軍也不是那麼正義凜然。


 

以往《星際大戰》電影總是集中在個人的英雄主義,諸如路克面對身世之謎的拉扯、韓索羅即便吊兒郎當內心卻有豐沛情感,甚至是新版的蕾也都有同樣的糾結,不過來到《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則是集中在團隊成員的合作,這群角色們有琴厄索 (費莉絲蒂瓊斯 飾),她的父親是帝國的首席科學官,從小家破人亡,對於兩大勢力的銀河爭鬥寧願置身事外;有位反叛軍士兵,秘密執行著不為人知的暗殺任務;有隻被重新編碼的帝國搬運機器人,口無遮攔分析資料;有位叛逃的帝國飛行員,希望能為正義有所貢獻;還有位深深信奉原力的盲人武僧,身懷絕技卻總是將命運付託原力信仰;他的搭檔雖然嘲笑他,卻願意在危機時刻死命守護著彼此。


 

null


 

「我與原力同在,原力與我同在」


 

無邊的黑暗之中,細微的光芒才能耀眼無比。觀眾們早已知道《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的任務結局,也知悉這群人的最終命運,他們的英雄事蹟被傳唱於宇宙之間,但即便如此,觀眾們依然心繫這群角色,來自於電影處理這群角色的美感耀眼十足。《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是一部探索人能否在命運被既定的前提下,還要勇於嘗試衝撞上帝骰子,跳脫善與惡、光明與黑暗之間的拉扯。電影裡的所有角色都在外在壓迫之下,試圖做出改變,被抓走的天才科學家,緊守著對女兒的愛,為女兒留下線索,希望能為反抗軍帶來勝利;曾效忠於帝國的飛行員,利用自身的優勢,成功帶領反抗軍發動攻擊;曾經執行暗殺任務的反抗軍士兵,願意在緊要關頭犧牲性命,換取贖罪的可能性。當中塑造最深的就是琴厄索,與《星際大戰:原力覺醒》的蕾相較,她們都是流浪的孤兒,面對未知都曾激起心地波瀾,她們不只是聰明好鬥的女性英雄,而是勇於做出抉擇並具體行動的堅強女性。


 

null


 

卡西恩:「妳怎麼知道是星塵?」
琴厄索:「因為那就是我。」


 

琴厄索從一位不願意抬頭仰望旗幟飄揚的女俠盜,最後成為一位鼓舞人心的反抗女鬥士。童年家庭破碎的經歷,使得她面對銀河勢力都觸及傷疤,電影鏡頭相當仔細地去拍攝費莉絲蒂瓊斯的特寫,以塑造她最終轉變的動力,望著父親全息投影的淚眼汪汪,見到父親最後一面的不捨打擊,「希望是反抗軍之本」的激情鼓舞,費莉絲蒂瓊斯每每在銀幕面前流露出自己脆弱的情緒,都成為《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中最動人的一幕。


 

null


 

打從 1977年《星際大戰:曙光乍現》問世開始,「the galaxy far far away」如一則童話般,為多少孩子打造出淵遠流傳的宇宙夢想。《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不需要任何政治宣傳手段,也不需要有爭議所言「反川普」的政治隱射,《星際大戰》本身就是給予全世界共同的夢想語言,當電影最後一幕,關鍵角色說出「希望」的那一霎那,沒有一個影迷無不倒抽一口氣,原力信仰在眾人之間傳遞了超過 40個年頭依舊強大,從來沒有人可以解釋清楚為何《星際大戰》能成為跨世代的共同文化象徵。


 

「希望」足以成為整個世代的最佳解答,無論在哪個銀河系,希望是一道原力,永遠在無盡黑暗中映照微光,為世人點亮一條道路,引領眾人往前繼續行走。因為《星際大戰》一切不需解釋,《星際大戰》解釋了一切,光是如此,《星際大戰外傳:俠盜一號》就足以成為屬於本世紀關於星戰記憶的最佳註解。


發行:Walt Disney Studios Motion Pictures
製作:Lucasfilm、Allison Shearmur Productions、Stereo D、Walt Disney Studios Motion Pictures
導演:Gareth Edwards
編劇:Chris WeitzTony Gilroy
製片:Simon EmanuelKathleen KennedyAllison Shearmur
攝影:Greig Fraser
美術設計:Doug ChiangNeil Lamont
服裝設計:David CrossmanGlyn Dillon
剪輯:John GilroyColin GoudieJabez Olssen
配樂:Michael Giacchino
選角經理:Jina Jay
片長:134分鐘
上映日期:2016年 12月 16日 (台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