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 攻敵必救 Miss Sloane

66

娛樂性☆☆☆  藝術性☆☆☆


 

華府政治說客伊莉莎白絲蘿,在美國槍枝問題日益嚴重的氛圍之中,加入槍枝管制修法的陣營,面對勢力龐大的敵對陣營,她能否突破重圍,成功推動法案過關?


 

《莎翁情緣》、《金盞花大飯店》導演 John Madden的最新作品《攻敵必救》,來自於編劇 Jonathan Perera的第一本劇本作品,當年 Jonathan Perera名不見經傳,四處投稿劇本就被導演 John Madden看上,未經過其他編劇經手就直接搬上銀幕,簡直是不可思議。《攻敵必救》將劇情主軸聚焦在政治說客,描繪美國立法流程背後的政治角力,這種情節根本是當紅影集《紙牌屋》隨時發生的情節,《紙牌屋》將政治黑暗以及骯髒的利益糾葛,詮釋得淋漓盡致,《攻敵必救》的情節相照來看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MissSloane_Trailer


《攻敵必救》的開場,潔西卡崔絲坦飾演的絲蘿,以打破第四道牆方式,直直對著鏡頭講述著遊說的勝利信念,「訣竅在於你能讓對手出奇不易,而你能有所戒備」,要說絲蘿是一個無情的狠角色似乎還不夠,她就像《刺激驚爆點》的凱薩蘇賽,無論對手佔盡多大優勢,她永遠都能安然離開戰場,她的面面俱到、機關算計到達一個逼近瘋狂偏激的地步,使她成為紛亂之中最堅立的不敗指標。


 

《攻敵必救》的政治角力、計策陰謀起伏不斷,讓人在觀影途中感到大快人心,只是電影終究是則天真的政治童話,沒有《紙牌屋》的世故,槍枝管制至今仍是未解的矛盾法案,好萊塢能有一部電影願意挑戰敏感議題固然勇氣可嘉,然而《攻敵必救》的議題立場模糊,讓人無法窺見洞察整起法案的利益衝突。而電影也未見《刺激驚爆點》那般流暢逆轉,這問題多半來自於電影的結構過於精簡,起承轉合一脈相承,我們看到了絲蘿的狠勁與機靈,在幾起事件後,深知她的城府之深,故總能明瞭她絕對手中握有最後王牌,使得劇情邁向最後高潮,反而缺乏前段劇情那般的驚喜。


 

MISS SLOANE


 

《攻敵必救》的劇情來回交錯於兩個時間架構中,一段是絲蘿與敵營的互相比拚,另一段是絲蘿面對公開審查,電影的劇情因此產生繁複性,當中穿插著各種政治世界的大觀園,Jonathan Perera的劇本充滿各種政治世界的術語與淺規則,顯然在編寫時已做了大量背景調查。角色台詞在瞬秒之間一連串道出,大概是想模仿亞倫索金為人稱道的寫作風格,只是未能成功給觀眾打預防針,亞倫索金在影集作品《白宮風雲》、《新聞急先鋒》,以及電影《社群網戰》、《魔球》、《賈伯斯》的驚人調度手法,劇情複雜、台詞咄咄逼人、大量地專業行話,只是情節推動流暢,角色深度兼具,幫助觀眾消化成美味的饗宴,完美地以對話撐起劇情,相對來看,《攻敵必救》的功力只及亞倫索金的一半,恐怕成為了負教材。


 

電影的女主角絲蘿,《攻敵必救》始終不給予她清楚的政治立場,不知是電影怕激怒另一族群,還是只是想凸顯她求勝的決心,絲蘿不是理想家,也非激進份子,她只是一個一心想踩在所有人頭上的女強人,她會為了取勝做出任何事,她對敵人狠毒,對同陣營之人更是不信任,她的同事在電影中不是被搞得身敗名裂、利用、欺瞞,就是被背叛。在《攻敵必救》中,絲蘿的私人生活似乎毫不存在,她是一個全心全意投注在事業的工作狂,偷偷地服用振奮劑以保持清醒,她與外人的交流往往尷尬且不合時宜,身邊所有的人對她來說都是權勢上的衡量尺度,電影中相當多情節,人們不停質問她究竟是不是正常人。


 

miss_sloane


 

飾演絲蘿的潔西卡崔絲坦,與導演 John Madden繼《特務疑雲》後再續前緣,幾乎讓《攻敵必救》成為她的主場秀。潔西卡崔絲坦是當今影壇中,少數能將角色情緒自然、毫無做作流露的演員,泰倫斯馬力克的《永生樹》,就算出場次數不足十分鐘,台詞少到讓人毫無印象,但母親的慈愛形象深植人心,一場與蝴蝶共舞的流動鏡頭,彷彿都能感受到她肢體的舞動與愉悅。潔西卡崔絲坦不是第一次飾演為工作犧牲私生活的職場女強人,凱薩琳畢格羅的《00:30凌晨密令》當年幾乎要讓她拿下影后寶座,獵殺賓拉登的十年旅程,終點卻是無知何去何從的無助,流下無人回應的眼淚。


 

潔西卡崔絲坦在《攻敵必救》中,穿著鞋跟尖銳醒目的高跟鞋,冰冷毫無血色的慘白面容、鮮豔讓人不寒而慄的口紅,攝影師 Sebastian Blenkov精彩地拍攝這位女強人該有的強烈氣場,打燈的聚焦,將她盡可能地擺放在最戲劇性的構圖位置,凸顯出她的身型以及輪廓,同時也盡可能地要在她冰冷的血肉之中,捕捉到一絲靈魂的存在。


 

Film Title: Miss. Sloane


 

潔西卡崔絲坦的演出確實讓人無法忽視,神情的堅毅以及險惡,口條宛如強烈風暴籠罩,但是對我來說,《攻敵必救》最出色的幾場演出,反而是當潔西卡崔絲坦獨自一人的鏡頭,幾乎沒有半句台詞,正如她在《00:30凌晨密令》的結尾戲,唯有獨自一人時,她才會無意之間,流露出內心脆弱的崩潰邊緣,讓人看得不捨與衝擊。整部電影她力抗各方敵人,所有人都絞盡腦汁想摧毀她,唯有那位英俊男伴願意將她看作是有血有肉之人,只是男伴也不過是她花錢請來的玩物,平時同樣將自己的真實身分隱藏在層層謊言之後,這段看似美麗的友情,說到底也是諷喻性十足。


 

《攻敵必救》到頭來,原來是要痛批政治制度的腐敗與貪婪,利益至上的社會成為電影萬惡的眼中釘,但是這種政治寓言放在一個以利誘政治高官的說客故事中,似乎效果有限,絲蘿片尾的大聲疾呼與反擊看似痛快,卻也只是她算計後歸納出的最後計策,與其一敗塗地,不如玉石俱焚,將傷害值降至最小化。如此來說,絲蘿最後的良心發現的力道就被削弱不少,就算背後所有人歡欣鼓舞給予掌聲,她仍獨自站在前頭,沒有加入慶祝之中,而出獄的街道上,沒有人為她接應,迎來的只是紛飛的雪花,她自始至終還是獨自一人。


 

發行:EuropaCorp
製作:Transfilm、FilmNation Entertainment、Canal+
導演:John Madden
編劇:Jonathan Perera
製片:Ben BrowningKris ThykierAriel Zeitoun
攝影:Sebastian Blenkov
美術設計:Matthew Davies
服裝設計:Georgina Yarhi
剪輯:Alexander Berner
配樂:Max Richter
選角經理:Tiffany Little CanfieldBernard TelseyConrad Woolfe
片長:132分鐘
上映日期:2017年 3月 3日 (台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