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 敦克爾克大行動 Dunkirk

90

娛樂性☆☆☆☆☆  藝術性☆☆☆☆



1940年五月末,二次世界大戰中期,在德軍閃擊戰橫掃歐洲之下,將法、英盟軍逼退至法國敦克爾克海岸,為了保留反擊戰力,英國執行一起戰略性撤退「發電機行動」,計畫將海岸上的40萬大軍撤退回英國本土,只是海灘險惡的環境、德軍日以繼夜地轟炸,使得撤退行動困難重重。


英國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已是當今好萊塢導演中,最具個人品牌高度的一位,在完成《黑暗騎士三部曲》、《全面啟動》、《星際效應》三號讓人讚嘆的當代經典後,諾蘭導演的最新作品挑戰他從未處理過的戰爭片類型,同時也是他首次改編真實歷史事件的作品,對於影響整個人類文明局勢的敦克爾克大撤退,《敦克爾克大行動》是一個眾所皆知的事件始末,以往以複雜曲折劇本聞名的諾蘭導演,要如何去拍攝這段事件,讓人感到無比好奇。



dunkirk-movie-review

《敦克爾克大行動》的開場,一個歐洲風情的法國小鎮空無人煙,幾位士兵穿梭在之中,天上飄落著德軍用以打擊士氣的心理戰傳單,說明英法盟軍已被團團包圍,被殲滅的時機隨時到來。這幾位士兵步伐渙散,看起來都僅僅是青少年的年紀,他們拾起抽過的煙蒂、找個地方上廁所,突然子彈猶如耳邊細語般呼嘯而過,他們沿街竄逃,攝影機緊緊跟隨他們,觀眾猶如站在敵軍的角度,向他們急速逼近,其中那位想上廁所的稚嫩小兵,爬過花園、圍籬,最後躲進法軍的沙堡中,一路跑至海岸沙灘,見到成群士兵對列在沙灘,此時他才到角落如廁,就連排泄如此基本的生理需求,都要先經歷生死交關才能滿足,《敦克爾克大行動》的開場旋即建立起一道緊迫逼人的威脅。怎知沒多久,沙灘遭遇德軍轟炸機的肆虐,在電影接下來的 100多分鐘,死亡威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地發生,呈現出這群士兵分秒必爭的生存抉擇。


這群困在沙灘、等待撤退的士兵,隨時隨地都將遭遇德軍的突襲,攻擊一波接著一波,簡直比海岸的浪花來得頻繁,彷彿德軍隨時隨地都會現身,但即便如此,《敦克爾克大行動》整部電影,鏡頭從未讓我們目睹德軍的樣貌,他們的潛水艇在深海處發射魚雷、他們的戰機在空中僅是個小斑點、他們的士兵總是在景框之外,就連電影開頭的字卡都只用「the enemy」稱呼德軍。這是《敦克爾克大行動》中幾個極為大膽的設定,德軍隨時隨地都會現身,猶如鬼魅般如影隨形,彷彿是個籠罩場域的大氣壓,形象模糊、卻散發死亡威脅,就像是《全面啟動》中的夢境投射人物,他們吞噬英法盟軍的靈魂,緊緊糾纏著士兵們,宛若寄生蟲,藉由吸取宿主的恐懼而壯大。



Bodega Bay

《敦克爾克大行動》如此塑造出分秒必爭的生存激戰,電影將時間與空間場景切割為三,堤防上的一週、海上的一天、空中的一小時,三個不同的時間關係,在剪接師 Lee Smith的巧手下,以極為精彩的方式交織,分別呈現海灘上士兵、船上的救援隊、RAF的飛行員,處於不同空間中的處境,靈活的交叉剪輯,讓人有種事件同時發生的錯覺,到最後時間軸線逐漸愈加靠近,最終產生碰撞。


無論是《全面啟動》的夢境時間差、《星際效應》的黑洞時空,諾蘭導演的作品就像是電影的魔法師,擅於操控運用時間元素,「時間」在諾蘭作品中,往往扮演著相當重要的劇情推手,德軍日益逼近,40萬大軍能撤退的時間愈加緊迫,為《敦克爾克大行動》營造出私密、身歷其境的緊繃張力,整部電影猶如一顆倒數的定時炸彈,滴答滴答地如倒數指針,提醒觀眾時間的存在與緊迫。



mark-rylance-and-barry-keoghan-in-dunkirk-2017-large-picture

沒有泰倫斯馬力克《紅色警戒》那般詩意典雅 (諾蘭導演將《紅色警戒》列為影史十大電影之一),也沒有史蒂芬史匹柏《搶救雷恩大兵》、梅爾吉勃遜《鋼鐵英雄》那麼血腥暴力,呈現出戰爭的恐怖殘暴,《敦克爾克大行動》著重在戰場的緊繃懸疑與驚悚刺激,諾蘭導演曾如此形容《敦克爾克大行動》:「不需要戴上頭盔的VR虛擬實境體驗」,諾蘭導演的調度功力、攝影師 Hoyte van Hoytema、剪接師 Lee Smith、美術設計 Nathan Crowley、配樂師 Hans Zimmer等幾位與諾蘭導演長期合作的夥伴,聯手打造出這場生存戰鬥,直接將觀眾丟入撤退現場,感受士兵的焦慮、戰火的無情、風沙的吹拂。《敦克爾克大行動》整整一個多小時的片長,從頭到尾都讓觀眾處於不安的氛圍之中,恐懼緊緊糾纏,這場戲已經是讓人焦躁,怎知下一場不同時空,是更致命的威脅,再下一場則是直接讓觀眾目睹死亡。


《敦克爾克大行動》有幾段設計在視覺與聲音工程的搭配下,呈現出士兵畏懼的情境,先是飛機引擎聲在空氣中漸層般地浮現,驚擾著空氣粒子的鼓動,成群士兵逐一抬起頭仰望,形成一道人海波浪,隨後成群結隊的士兵四散,四面八方竄去,透露出轟炸機的逼近。這回《敦克爾克大行動》不像以往諾蘭作品有著迂迴繁複的劇情,而是純粹演著撤退的艱困場面,畫面來回穿梭於大小規模的空間、壯麗與細膩的場域,無論是從機翼拍攝空戰、木造堤防的軍隊,《敦克爾克大行動》在幾段情節刻意放慢剪輯步調,就是要讓觀眾看見繁雜的視覺元素,以及吸睛的細節打造。《敦克爾克大行動》的光影雕琢,雖然未及《搶救雷恩大兵》開場的諾曼地登陸來得震撼,也未有《贖罪》中那場同樣發生在敦克爾克的一鏡到底鏡頭般美豔,但將電影中所有段落疊合起來,《敦克爾克大行動》成了場一氣呵成的視聽饗宴。



BB-Day47-0367.dng

就如諾蘭導演對《敦克爾克大行動》的另一個形容:「這不是戰爭片,而是一群人想要活下來的故事」,電影在劇本上,沒有花過多篇幅為人物角色打造背景與動機,我們不知道那位稚嫩士兵是否有家人或愛人在英國等他、也不知那位菁英飛行員為何選擇留下來殺敵,他們只是一群在險境中渴望求生的小人物,這是《敦克爾克大行動》另一個大膽的設定。就算沒有深度的人物塑造,觀眾們仍在這群人生死交關時,為他們捏把冷汗,一幕飛行員俯瞰沙灘軍旅,沙岸上排列整齊的士兵,就像是我常在國家地理頻道看到的螞蟻生態紀錄片,士兵們猶如螞蟻,其實身為動物、植物,「生存」本就是跨語言、跨物種的共同本能,這不是場戰鬥,而是一場求生奮鬥,只要這樣,我們就能理解了。


《敦克爾克大行動》是一個人間煉獄,明明肉眼就看得到家園,但地獄也在不遠之處,故事中的幾位士兵一而再,再而三地搭船離開,卻又因一連串苦難重回到沙灘,這個猶如煉獄的沙灘,在鏡頭下慘灰色調,瀰漫著濃霧風沙,彷彿與空間、時間都徹底隔絕與難辨,這恐怕是比死亡威脅更無助的焦慮感。這群士兵的歸鄉完全不是凱旋,而是絕望地逃離撤退,觀眾們心裡都明白,二次大戰還要五年才會告終,邱吉爾鼓舞人心的演講,暗示著這群士兵日後還是得重返戰場的事實,不過敦克爾克大撤退實屬場歷史奇蹟,人性中與生俱來的尊嚴與勇氣力量在此綻放輝煌,《敦克爾克大行動》的寓意在此時清晰可見,不過稍嫌單薄,諾蘭導演作為一位勇於挑戰、極富視野的電影工作者,我還是默默希望他能端出更多佳餚讓人享用。


發行:Warner Bros.
製作:Syncopy、Warner Bros.、Dombey Street Productions、Kaap Holland Film
導演:Christopher Nolan
編劇:Christopher Nolan
製片:Christopher NolanEmma Thomas
攝影:Hoyte Van Hoytema
美術設計:Nathan Crowley
服裝設計:Jeffrey Kurland
剪輯:Lee Smith
配樂:Hans Zimmer
選角經理:John PapsideraToby Whale
片長:106分鐘
上映日期:2017年 7月 20日 (台灣)





廣告

對「[影評] 敦克爾克大行動 Dunkirk」的想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