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 喪屍未逝 The Dead Don’t Die

75

娛樂性☆☆☆  藝術性☆☆☆



座落於美國東部的小鎮Centerville今晚特別不平靜,亡者從墳墓中破土而出,拖著腐敗的屍塊在小鎮中肆虐遊蕩,小鎮的警察與居民能否平安度過這一晚?


就如同影史中最出色的殭屍電影,《喪屍未逝》將場景設定在賓州,如果你讀到這句還不知道這背後的意義,那麼《喪屍未逝》可能不會是你的菜,如果你還有興趣知道原因:殭屍片祖師爺喬治羅密歐幾乎所有的電影都發生在賓州。美國作者導演Jim Jarmusch的風格是如此獨特、怪誕,只要是Jim Jarmusch的影迷都會深深相信這世界上不存在「失敗的Jim Jarmusch電影」,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是影壇從未有人見過的手筆,《喪屍未逝》不會是Jim Jarmusch最好的作品,但確實從未有人能如此拍攝殭屍電影。


在《喪屍未逝》裡,這群殭屍有著潛意識,他們會重複追尋生前嚮往的事物,首發登場的兩位殭屍步向餐館,在啃食餐館服務員後,拿起咖啡暢飲。其他的殭屍們,有的揮舞著網球拍、拖著吉他、滑著手機,小孩殭屍大鬧糖果店,還呢喃起糖果品牌的名字「Skittles…」。當這群殭屍被砍或是被槍擊時,他們不會噴血,而是散發出黑色的粉末,有種「ashes to ashes, dust to dust」的詭異幽默。當講究寫實血腥的AMC影集《陰屍路》熱賣全球時,Jim Jarmusch的《喪屍未逝》則是一齣詭譎迥異的殭屍喜劇。



MV5BNjg0ODQ4NWItOTZlZS00ZWY5LWI0YWItZjA0OTkyMjk1YWI3XkEyXkFqcGdeQXVyODEwMTc2ODQ@._V1_

帶領觀眾探索這個殭屍小鎮的是當地的警察Ronnie (Adam Driver 飾) 與警長Cliff (Bill Murray 飾)。《喪屍未逝》令人想起Jim Jarmusch早期作品的那種調性,那種死氣沉沉的無為而治,整部電影基本上沒什麼劇情的推動可言,警長Cliff希望殭屍危機能自我解決然後結束,身旁的Ronnie則是時不時說著一切都會以不好的方式結束 (電影尾聲超神奇地解釋了原因),還有另一位警察同事Mindy (Chloë Sevigny 飾),基本上她就是站在那裡,什麼事都沒做。


這一天,白天比平常還長、通訊設備時不時故障,收音機持續播放與電影同名的歌曲〈The Dead Don’t Die〉,當警長Cliff問起為什麼這首歌這麼耳熟時,Ronnie說:「這首是這部電影的主題曲」。小鎮還有形形色色的人們,居住在森林的流浪漢Bob (Tom Waits 飾) 被指控是位偷雞賊,當警長Cliff與Ronnie要來逮補他時,Bob朝著兩位警察射擊,然後兩位警察就這麼轉身慢慢走回警車。指控Bob偷雞的農夫Frank (Steve Buscemi 飾),戴著類似川普「Keeps America White Again」的紅底白字鴨舌帽,與黑人水電工Hank (Danny Glover 飾) 說著種族歧視的話。小鎮郊外的加油站店員Bobby (Caleb Landry Jones 飾) 在商店中販賣各種流行文化的商品,包括各式各樣恐怖電影的海報,他與一位「Wu-Ps」的快遞員 (RZA 飾) 有好交情,而他在電影開頭與三位公路旅行的少男少女有場互動,與Selena Gomez飾演的女孩有些來電。整個小鎮最特別的人物是一位剛從蘇格蘭移民過來的禮儀師Zelda (Tilda Swinton 飾),她彷彿這活在自己的小宇宙,幫屍體化上濃妝豔抹的妝,她工作的葬儀館有個道館,成為她打坐與練劍的場所。



THE DEAD DON'T DIE

Jim Jarmusch的電影往往有著吸星大法,《喪屍未逝》開出的一票黃金陣容都成了他鏡頭下的道具,所有人物的選角都是這麼恰到好處,每個角色都是由這世界你能想到最適合的演員來詮釋,彷彿他們生來就是為了要能演出《喪屍未逝》,使得《喪屍未逝》光是看這群好萊塢A咖影星的現身就是種享受,Jim Jarmusch的作者手痕往往都相當強烈,進而影響到攝影師Frederick Elmes的鏡頭語言,這位以拍攝大衛林區作品聞名的攝影師,把《喪屍未逝》的小鎮拍得有道詭譎的美感,每個角色的走位都缺乏生命力,但是又能感受到一股說不上來的生命力。


我以為《喪屍未逝》本該是Jim Jarmusch像喬治羅密歐等大前輩致敬的懷舊作品,沒想到他實在是把整部片玩得太開心。這部充滿自我隱射的作品,放在Jim Jarmusch的作品集中份量當然不及其他經典,看《喪屍未逝》就像是在看畢卡索在畫幼兒的著色本,畫著色本實在沒有什麼變化或發揮空間,交給畢卡索來填色實在是大材小用,但是只要看畢卡索拿著色筆塗鴉就是一種意猶未盡的樂趣。Jim Jarmusch有時候如電影中的警察Ronnie,總是能預知事情會以壞事收場;他也如禮儀師Zelda,能將思緒與舉止拋到天外;如警長Cliff,乾脆什麼事都不要做,讓命運自行解決;更如流浪漢Bob,躲在樹林中,看著一切在眼前發生。



MV5BZDEzYTdjZWMtZTRhMC00NGJkLThkOGMtYzE4MDExNWFkY2EzXkEyXkFqcGdeQXVyNzEwODIxNzE@._V1_

喬治羅密歐開啟的恐怖片狂潮有個電影背後的傳統,恐怖元素的核心都是一種對於末日世界的社會隱喻,正如他的電影中殭屍反映出當時冷戰美國社會對共產主義的陌生與恐懼。文章的開頭就明說了《喪屍未逝》是個對喬治羅密歐的致意,Centerville看起來是個文化與經濟都敗壞的小鎮,整個小鎮的商業運作只剩下一間餐館與旅館。小鎮居民一開始多半不相信他們在面對的是場末日的災難,直到認清時已晚。《喪屍未逝》在今年坎城開幕片放映後,被現場記者問起是否有批判川普的隱喻,農夫Frank的鴨舌帽紅底白字寫著「Keeps America White Again」,與川普當初競選時,同樣帶著寫著「Makes America Great Again」的紅底白字鴨舌帽幾乎一模一樣,Frank將自己與世隔絕在自家的農場,而敲擊Frank家門的第一隻殭屍,恰好是黑人殭屍。


在殭屍襲擊小鎮之前,寵物與禽畜就已經預料到事件的潛伏,紛紛從人類飼主的照護中逃離,如所有著名的災難片,這些被我們視為低等生物的動物,卻都比人類還更早預料到災難當頭。而人類自詡為最高等生物,卻始終對於即將到來的危機渾然不覺。《喪屍未逝》在Jim Jarmusch的黑色幽默、演員的撲克臉表演之下,有一層對於社會的奇異觀察 (雖然觀眾可能永遠無法知道Jim Jarmusch奇特的眼光到底觀察到什麼),《喪屍未逝》很像是場熱鬧的搖滾音樂祭,相當豐富奔放,但同時在大麻藥物的催化下,讓人產生幻覺與自帶慢動作,兩個小時後的體驗,依舊是讓觀眾腦袋一片空白。


發行:Focus Features
製作:Animal Kingdom、Film i Väst
導演:Jim Jarmusch
編劇:Jim Jarmusch
製片:Joshua AstrachanCarter Logan
攝影:Frederick Elmes
美術設計:Alex DiGerlando
服裝設計:Catherine George
剪輯:Affonso Gonçalves
選角經理:Ellen Lewis
片長:104分鐘
上映日期:2019年 6月 14日 (美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